您当前所在的位置: 网站首页 > 资讯中心 > 乡镇街道

十里铺乡:民生工程让我们重拾母子情

发布日期:2017-10-12   作者: 大观区政府系统管理员        阅读144 次   字体:[] [ []   保护视力色:       

 

 

我叫朱玲,家住大观区十里铺乡五里村。今年58岁,我的儿子今年32岁精神二级残疾。说起当年他得病,我这个当母亲的是十分的自责。儿子高中毕业后外出打工,工作不顺利受了不少的气,回到家后一直闷闷不乐,我当时也没有正确的开导他有时候还说他几句,谁成想就这样过了几年后他开始发病了。这个时候我慌了,儿子才二十多岁。于是我带着他来到医院看病,医生说病情已经很严重了,需要立即住院治疗。回家后我和爱人一合计把家里的能值钱的家当都卖了又向亲朋借钱凑够治疗费把儿子送到了医院,经过治疗病情有了些好转,但此时我已然负担不起高昂的医药费,于是出院回家休养。医生说精神病人需要长期服药,不然病情还会复发。可是每年不菲的药费也让我感到无能为力,没办法我只能在有点钱的时候就给儿子去开药,没钱的时候只能断药了。就这样断断续续的儿子的病情也反反复复,性情大变,动不动就对我们闹情绪,有一次干完活回家正碰见老伴被儿子追打我当时上去和他扭起来。扭完后我伤心的哭了和儿子的关系也像陌生人一样,虽然我知道这是疾病导致他这样。我感到人生灰蒙蒙的没有了希望。

曙光出现了,在2011年的时候乡、村残联的工作人员了解到我家的情况,向我宣传了贫因精神残疾人药费补助这项政策,确定我儿子符合申请条件,我的申请递交了上去,没过多久500元的补助款打到了我的邮政银行卡上面,当时我感觉像做梦一样。有了钱给儿子买药,儿子的病情渐渐的开始稳定,性格也温和了许多,有次吃饭的时候儿子往我碗里夹菜说妈你吃菜,我的心里别提有多高兴了,当时眼泪就流下来了。这几年来每年都能领到精神药费补助款而且增加到了1000元,我和儿子之间的关系也越来越好,我又感受到了浓浓的亲情。

后来我又在乡、村的帮助下享受到低保,同时还享受到残疾人另外两项政策:贫困残疾人生活补贴和重度残疾人护理补贴等相关的惠民政策,日子过的也比以前好多了。农闲的时候领着儿子在家门口村里新修的水泥路上溜溜,我感觉日子又有了奔头。我衷心的感谢党感谢政府感谢民生工程,是他们让我看到了生活的希望,让我们重拾了母子情。

(残疾人家属朱玲口述,十里铺乡残联陆宝英整理)